在日本,引进“看护”的庭园有500多个。 在这里,我们要介绍一些介绍性花园,其中包括藤森平治教授就读的新宿诚,他可以说是花园的负责人。

守护型保育导入园所介绍

新宿省我儿童园

园名

园所设立时间

地址

入园人数

网页链接

守护型保育的特点

新宿省我儿童园

2007年4月

〒161-0033东京都新宿区下落合2-10-20

177人(0岁儿童21名、1岁儿童30名、2岁儿童30名、3岁儿童32名、4岁儿童32名、5岁儿童32名

三个发育阶段

0~1岁班

在这个发展阶段,良好的护理环境具有重要意义,重点放在让宝宝在轻松的氛围中培养他们自发性的基础的保育。(根据发育状态,建立0岁儿童和1岁儿童的进行共同保育。)

2岁班

在这个发展阶段,重要的是给婴幼儿建立一个充分保证伴随自我意识的萌发,2岁同龄儿童自己进行活动的环境。因此,2岁儿童班级是独立的空间。

3岁~5岁班

在这个发展阶段,自发性的自我活动和与朋友之间关系将得到显著发展。因此,建立儿童相互关系的意义,特别是与社会相关的集体活动。由于个人特征的差异也很大,我们根据个人发展课题,从每个孩子的感兴趣的事情/(意志方面),熟练程度(认知方面和技能表达方面)等准备了许多「选择机会」。

重视生活节奏

每个班级都保证有“【玩耍】,【用餐】【午睡】”可以说是生活的3大要素的独立的空间。通过这样做,我们将能够保证每个人的生活节奏,并支持孩子们进行能够在得到满足感,安心感和成就感的同时按照自己意愿自发性的进行活动,。在任何一种情况下,让教室环境都成为一个亲切而又放松的如同在家里一般的场所。

不同年龄集体的体验

虽然以不同年龄的班级为基础,但是0~1岁和3~5岁的班级在混龄的集体中,可以体验每个人的发展问题。另外,大龄儿童每周1次左右在2岁以下的班级里生活,帮助老师进行保育。

孩子自发进行的游戏和孩子为主体进行的活动

主要是指在玩耍时,为了让孩子能够进行自发的、积极主动的活动,准备了对应每个人的发展课题的区角,可以根据喜好和兴趣点等进行选择。

自然环境和综合绘本的活用

我们将建立许多与自然接触的机会,例如附近的自然保护公园,并将增加对大自然的兴趣。除了图画书和连环画之外,我们还积极使用综合图画书,并扩大 孩子men对社会事件的兴趣。

通过饮食进行保育

饮食的作用不仅仅停留在是一种可以掌握基本习惯并满足必要的营养和能量的保护。哺乳、婴儿辅食、午餐、零食、水分补给,也是丰富的饮食文化和智慧的传承。

此外,通过儿童烹饪等「做饭的活动」,也可以成为孩子么你对于扩大对社会事件的兴趣。为了提供所需要的环境,我们为儿童准备一个专用的厨房,并尽可能地向孩子们讲述食材的来源,以便孩子们可以体验必要的饮食文化。

儿童的饮食不仅影响身心发育,还影响情绪发育。婴幼儿时期每天的活动也很活跃,因此和大人的身体比例相比需要更多的营养。

近年来,不少调查表明喜欢独自吃的「自己一个人孤单用餐」和「只吃自己喜欢吃的食物」的趋势正在增加。因此,在我们的儿童园内,我们将“食物”作为保育环节的一部分,不仅平衡营养,而且还设计为培养能够在未来创造丰富饮食和饮食文化的基础而不断思考。

※2002年度,获得了东京都营养改善都知事奖。

与孩子毕业后的「成长」进行衔接

我们注重与学校的教育活动进行合作,包括接受小学生和初中生的「保育体验」。因为作为最敏感地捕捉到地区和家庭的养育功能的变化的儿童福利设施,我们积极地进行对中小学校的教育的支援。

面向周边地区开放的园所

孩子不是只在家庭和幼儿园里成长的,同时也是在地区的居民们的保护下成长的。我们通过保育志愿者来援助儿童、培养保育志愿者的而展开培训讲座等方式向周边地区开放园所。

儿玉保育园

园名

园所设立时间

地址

入园人数

守护型保育开始时间

网页链接

导入守护型保育的缘

和背景

儿玉保育园

1957年7月

〒367-0212 埼玉県本庄市児玉町児玉2448-1

170名

1972年

在1972年的保育园管理中,我们根据时代的需求扩大了规模。然而,就保育内容而言,它仍然停留在从经验中诞生的保育形式,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建立了固定的指导形式的托儿,而不是重视不同时代儿童的发展特点的改变。守护型保育是永远站在时代和社会进程的过程中,从孩子们的成长状态来进行保育的。不论身处于哪个时代,我们认为不应该改变的是「以儿童为中心和主体」的保育。

IRUMA儿童园

公司概要 社会福利法人IRUMA保育会位于琦玉县狭山市北入曾。从1958年4月开始运营,1971年5月1日,社会福利法人IRUMA保育会得到批准,IRUMA保育园诞生了。以有效衔接小学教育为目标,根据出生年月日进行分班级的运营,不过,由于感受到了园内孩子们在社会性能力上的课题,从2006年开始下决心从根据出生年月日来分班的一齐方式的保育开始逐渐转导入以注重每个儿童个性的混龄教育[守护型保育]。保证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充满生机的在园内活动,在不断贯彻着守护型保育的保育方针和方法的构成中,申请了新宿区认可保育所事业单位的公开招募,并于2013年「新宿IRUMA保育园」(定员,1号6名,2号3号137名,患病儿童保育4名)正式开园。 作为一个完全外行的管理者 我于2002年1月就任公司董事长。是来自完全不同行业的就任,完全是保育行业的外行。当时,我的妻子是园长,所以我的职责是每年召开几次理事会并获得理事会对议案的批准。从立场上说,我会参加保育园的活动并进行问候。在2003年的的运动会上,中班和大班都在玩游戏和集体体操,这时候,一个女孩儿在集体体操期间竟然当场睡着了。在正式开始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匆忙地试图让孩子能够完整整组动作,但无论如何都不起作用。结果女孩被抱着中途退场了。那时,对于采取什么样的对策是好的我始终没有想到对策。现在想来那是因为本来运动会的目的在我心里还不明确。如果它的目的是向家长们展示一个整齐划一的集体游戏,那么我们思考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将它完成。但是,我们应该从保育园的运动会上为什么必须要做集体体操,以运动会的目的为基础并从该项目开始思考。通过这些经验,作为外行的我对儿童保育的兴趣逐渐加深。 深知不能让现状再这么持续下去,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与守护型保育相遇!) 自2004年以来,我逐渐把工作中心调整到保育园,然后遇到了数位对于自己所带班级的孩子的状态感到困惑的老师。·不清理自己的周边·不能遵守游戏规则·即使被老师提醒也不能纠正(思考能力)(是不能理解保育员说的话吗?)·找不到有趣的游戏(无法投入游戏,状态飘忽布丁)·生活和进行生活的移动过程中会产生较多的很多麻烦(无法预测行动)·无法理解园内各时间段该做什么事情(睡午觉时吵闹,会给睡着的孩子带来麻烦)。会听觉得严肃的保育师的话,但是无视温和的保育师说的话等等。当然保育员的声音变大提高时,孩子们会变得害怕。但无论老师们做什么,都几乎不起任何作用。透过这些问题我逐渐的感受到,孩子们是在按照老师的要求在行动,没有自己在思考自己去辅助行动的问题。这时,园里的主任老师碰巧参加了研讨会并听了一位老师的讲座,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之后,,园长和保育是一起参加了保育环境研究所GivingTree的保育环境研讨会,并开始了保育改革。那是在2004年。作为理事长的我,对两人的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变感到不知所措,担心「千万别是收到了什么奇怪的宗教指导者的蛊惑就好了」,始终非常抵触改革。然而,现在想来因为我虽然没有直接听过藤森老师的讲座就如此抵触的确是很奇怪的思维。在园长的强力推荐下,于2005年7月参加了藤森平司先生主办的保育环境研讨会。终于明白了恍然大悟原来就是这种体验,就是这样,我看到了一道光。「婴幼儿教育方法的前进方向就应该是这样的]。我终于和园长,还有主任保育师的想法达成了一致。在那之后,我们迅速改革了我们的保育方法,拆除了教室之间的墙壁,建立了各种各样的游戏的区角,,让孩子们体验自由选择玩耍,独立的用餐和午睡的空间进行了分割。 各种各样的发现和感动 虽然我试图讲守护型保育的效果的焦点关注于幼儿班(3、4、5岁的孩子)(,但始终没有找到足够的感触。其中一个重大发现是幼儿时期产生的各种问题的关键在于婴儿时期的保育。当统一给所有婴儿更换尿布,到了午餐时间学保育师会让所有孩子坐在椅子上吃饭,当他们互相争夺玩具时,保育师会过于考虑划伤和咬伤的问题提前避免孩子之间的这些互动。我开始意识到这种「代替孩子去做的保育」存在很大问题。现如今很多的科学研究表明,情感控制(情绪控制),大脑识别自己的情绪,自我控制和同情他人的敏感性在大约3岁时达到顶峰) 。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婴儿时期与朋友一起玩得很开心,而另一方面,在玩玩具时因为与别的孩子区争抢而感到遗憾的经历非常重要。这种体验只有在一个拥有很多发展水平相近的孩子之间才会产生。在由大人主导的保育中,保育士也许在无形之中会剥夺了这些难得的体验。从这样的反思来看,现在婴儿通过弄湿尿布从自己身上感到愉快和不舒服,到了午餐时间自己爬到午餐室,和别的孩子去争抢自己想玩的玩具的过程中,保育师该做的是在一旁静静的守候和观察,去守护孩子与孩子之间互动的产生。在婴儿事情充分体验了这种互动交流之后,对于进入幼儿班非常重要。 通过出生年月日分班? 另外,日本是用出生年月分班级和学年,进行保育和授课。一开始我也对通过出生年月分孩子们的活动没有任何疑问。然而,如果如同以前一样通出生日期来决定孩子的活动,并且采取以保育师来主导的保育,那么孩子们本身的主体性可以说是被忽视了。出生年月日的分组方式,始于明治时代的富国强兵的呼吁。普通百姓开始参加战争了。在江户时代,战斗是由名为武士的战斗集团完成的,但在明治时代,全国的国民也被迫参与到了战争中去。之后,体育锻炼身体和运动会等军事训练性的活动被纳入教育,作为强化兵力的最有效的教育方法,诞生了通过根据出生年月日来分学年,进行了无视个人的技能程度和个人特而统一进行授课 。运动会上进行的团体体操,可能也是这类军事性操练的项目。如今,我国的教育目标是形成建立民主和平的民族。我认为任何一个家长都不会抱着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更强大的士兵而进行教育。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对于按出生年月统一进行保育、一起授课是不是最好的方法而产生了疑问。话虽如此,但是到2005年度为止,我的园内还是一直进行着上面提到的统一性的保育。然后,从我观察到的孩子们的状态可知,这种保育方法是多么的不顺应时代。 与[藤森老师提出的:守护型保育]相遇 孩子们的人性,不是通过出生年月日来发展的。根据出生年月日的发展的充其量就是身高和体重吧。能够让孩子们发展的,可以说就是他们身处的环境。现在、0、1岁儿童班级的婴儿一起进行活动、2岁儿童班级面向幼儿班级、3、4、5岁儿童班级在不同年龄按不同发育情况进行活动。开始学会爬行的宝宝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午餐室吃饭的话,年长的姐姐会给你戴围兜。此外,如果出现问题,年长的朋友会将发生矛盾的年下的孩子人带到笑笑桌(它也被称为和平桌,当你遇到麻烦时,你可以坐在那里谈话)并进行仲裁。这种儿童之间的互动和交往。是培养儿童作为人类的生存能力。与其他动物相比,我们人类(智人)通过合作和相互帮助为这个星球带来了繁荣。对于带着这种基因出生的婴儿,我意识到发挥了解他人的能力是儿童积极参与社会的非常重要的经历。 我们常说三岁看到老,正因为保育园因是一个孩子度过如此重要时期的地方,我们必须持续去摸索高质量的「物质环境」,「空间环境」,「人与人相处的环境」。人类的育儿不仅是父母,还有亲戚,超越血缘关系的人类也在集体以及社区中育儿。在20万年的漫长时间中,人类的孩子们在集体和社区中长大。在育儿环境发生巨大变化的现代,希望IRUMA儿童园成为帮助孩子们培养生存能力的环境之一,培养孩子们在社会中活跃并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大人的基础,今后我们也将持续不断的参与到构建良好育儿环境的事业当中去。 这份理想让我从心底里感受到幸福。 这也要归功于与藤森先生提出的「守护型保育」的相遇。孩子们的成长、发展是第一优先。然而,在此之前,是藤森老师的「守护型保育」促进了作为理事长的我和园长的成长和发展。我真心感谢这一场相遇。 引用文献 1) 来自社会保障委员会儿童部小组保育特别委员会(第二次)2016年1月7日的讲义 2) 藤森平司、[0,1,2岁的保育] 世界文化社(2012)

园名

园所设立时间

地址

儿童人数

导入守护型保育时间

网页链接

导入守护型保育的缘由

背景(转载IRUMA儿童

园园长的所感)

IRUMA儿童园

1958年4月 

350-1315 埼玉県狭山市北入曽根1294-1

96人(0岁12名、1岁12名、2岁15名、3岁17名、4岁17名、5岁17名)

2004年

城山幼儿园

在了解到守护型保育之前,我们园所的教学理念是以「为了让行进队伍表演成功的运动会」和「华丽的并让观看方感动的发表会」为目标进行保育,但在保育进行的过程中,我从汉子们的表现上感受到了不对劲,总觉得哪里错了让我感到内心的烦躁。当我有幸听到藤森先生的讲座时,看到一个积极主动地行动的孩子时,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在那之后,通过观察在新宿省我儿童园里的孩子的孩子们实际的状态,我开始认识到注重保育的本质以及必要性,开始审视自己园内的保育。之后,我们从2005年起导入了守护型保育,,并开始改革园内的保育方式。

园名

园所设立时间

地址

儿童人数

导入守护型保育时间

网页链接

导入守护型保育的缘

由和背景

幼保联合型认定儿童园 城山幼儿园

1982年4月 

860-0067 熊本県熊本市西区城山大塘1-21-1

180人(0岁12名、1岁14名、2岁14名、3岁46名、4岁47名、5岁47名)

2005年

首页          |          最新动态          |          公司介绍          |          守护型保育介绍          |          认证园所